网站首页| 综艺| 经开区| 网络电视| 新闻中心| 养生| 国内国际| 房产| 旅游| 教育| 美食| 汽车| 医卫| 体育| 娱乐| 团购| 囧图|

起底MMM社区:月息30%“爆款”理财平台或为骗局

【发表时间:2020-03-26 03:28:34 来源:】

  超高收益的神话极可能是金融骗局的说辞,其基本模式与庞氏骗局、金字塔骗局相似,只是添加了“互联网理财”、“慈善互助”、“新媒介宣传”等新元素的点缀,原本手法拙劣的骗局变成了流行时髦、收益可观的新型投资方式。泛亚危机尘埃未定,金融诈骗分子在互联网上似乎找到一种更低成本、更高效率的工作方式。

  他们不需要租间办公室忽悠投资人,花钱搭建一个网站就能取信于人;甚至连印刷宣传材料的钱也省了,只需简单制作些图片和电子文稿足矣;更省钱的是人力成本,被高息诱惑的参与者会自发地在微信朋友圈等社交网络平台进行“微商式”的传播。

  最近,互联网上涌现出一批打着“新型理财”旗号的投资产品,其高息承诺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其中,出现频率较高的有 MMM 互助金融社区、摩根币、百川币等。而这类平台与比特币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例如,MMM 互助金融社区的投资货币可选择人民币与比特币,而摩根币、百川币等则宣称是“升级”版的比特币投资项目。

  11 月 5 日,比特币价格时隔一年再次飙升突破 3100 元/个,近一个月比特币价格涨幅更是超过 100%。据境外媒体报道,比特币价格飙升的一个原因可能是,一些中国投资者热炒一个叫做 MMM 互助金融社区的平台,并称,“该平台具备了传销的特征”。

  以 MMM 互助金融社区为例,其承诺的投资收益为每月 30%,推荐投资人加入另有 10% 左右的收益提成。摩根币与百川币所承诺的投资收益同样骇人,也设置了“拉人头”奖励。

  如此高收益加上推荐提成,这是金融传销吗?是否是庞氏骗局?《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注意到,很多人在分享他们靠这种模式赚钱的理念、经历和心得时,往往对质疑者喊话:“是不是骗局试一试就知道了,当你在怀疑的时候,我们已经在赚钱了。”

  本报记者通过对上述部分“新型理财”模式的调查发现,超高收益的神话极可能是金融骗局的说辞,其基本模式与庞氏骗局、金字塔骗局相似,只是添加了“互联网理财”、“慈善互助”、“新媒介宣传”等新元素的点缀,原本手法拙劣的骗局变成了流行时髦、收益可观的新型投资方式。

  由于上述“理财”模式尚处于监管的灰色地带,因而更加“肆无忌惮”。虽然央行、银监会都成立了消保局,证监会也有投资者保护局,保监会设有保险消费权益保护局,但面对金融欺诈,尤其是经过互联网改造升级后的金融欺诈时,仍难界定对应的监管机构究竟是谁。而相关法律法规对于互联网金融诈骗的规定及诉讼程序等,都有待进一步厘清及完善,更有待司法实践对具体案例的判定。

  年轻人热衷“入局”

  摩根币、百川币打着虚拟货币投资的招牌,MMM 互助金融社区则喊着“慈善互助”的口号,虽然也是以虚拟货币“马夫罗币”作为投资载体,但其宣传资料毫不掩饰他们的金融模式没有实际投资标的,投资者的利润就是后入局玩家的投资本金。参与者“相信”平台号称的互相帮助,你拿钱帮助了别人,也肯定会有另外一个人拿钱来帮助你。“我们的目标是摧毁世界不公正的金融体系。”该模式的宣称资料如是表述。

  值得注意的是,MMM 互助金融社区所针对人群并非辨识能力较弱的老年群体,而是能熟练操作互联网、网银、第三方支付 APP 等移动网络设备的年轻人。一名自称 MMM 互助金融中国区经理的人士透露,据她了解,很多大学生的业务开展得不错。

  初入职场的李乐(化名)拥有两年左右的互联网理财经验,以及 7 个月的股市投资经历。

  “最开始是和表哥交流投资经验的时候,他向我推荐 MMM 了,说月收益就有 30%,我当时其实很怀疑。但后来他每次赚到钱的时候都截屏发给我看,慢慢就想尝试一下。”李乐说,“9 月份的时候,股市行情不好,钱放在里面也是跌,不如拿出来试一试,结果真的能赚到钱,回款还快。”

  李乐在 MMM 互助金融社区试探性地投资了 1000 元后,与同事交流此投资项目,发现有几个同事也在参与,上网搜索发现,原来这个模式很火,甚至还有相关的“新闻报道”。于是,李乐打算加注投资。

  某知名网络问答社区一名运营人员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MMM 的确很火,最近有很多人发帖询问 MMM 是不是骗子,也有很多帖子就是宣传他们的,我们已经删除很多了。”而李乐所提到“新闻报道”则是指一些发布在知名门户网站上、以“记者”口吻书写的宣传文章。

  经过第一轮的投资,李乐在一个月的投资周期里,用 1000 元本金不但收获了 30% 的收益,还获得了新会员注册的 30% 奖励,共计获得 600 元盈利。

  李乐说:“这个帮助别人,然后再接受别人帮助的模式很有趣,在国外也成功运营了 4 年,今年 5 月份才开始进入中国市场。”这一说法源自 MMM 网站和各种宣传资料上所宣称的:“MMM 金融互助社区成立于 2011 年,已经在 107 个国家拥有 1.38 亿会员。”

  “我们一开始也知道这个平台不太正规,所以我也不会推荐别人进来,不过我相信自己不会是接到最后一棒的那个人。我现在刚开始工作,正规的、不正规的理财方式,都想尝试一下。”李乐如是说。

  MMM 互助金融社区模式下,会员参与投资以马夫罗币为载体,投资买入马夫罗币被称为“提供帮助”,而卖出马夫罗币获利则被称为“得到帮助”。会员先要确定投资额度(60 元至 6 万元)和币种(比特币或人民币),再由系统匹配需要卖出马夫罗币的会员。

  系统每次匹配的时间为1~14 天,在匹配排队期间,仍享受每天1% 的收益,收益以账户里增长的马夫罗币体现。这也意味着,每个会员在为期一个月的投资过程中,需扮演投资人和借款人两种角色。

  当匹配成功后,买家A(投资人)可看到卖家B(借款人)的网名、电话、银行卡号或支付宝账户,以及卖家B“上线”的相关信息。买家A(投资人)需要在 72 小时内通过银行或支付宝转账给卖家B(借款人),并上传打款凭证。卖家B(借款人)也需要在 72 小时内确定收款。此时,卖家B完成他的投资并获利退出,而买家A的投资人身份发生转换,买家A投资后获得了与本息相等额的马夫罗币,需要卖出获利。于是,A就变成了卖家A(借款人),系统再次匹配另一位投资人为A的投资本息“买单”,以此循环。

  MMM 互助金融社区交易模式简图

  此外,该模式还设置了无人数限制的推荐奖 10%,以及发展“下线”的管理奖:第一代5%、第二代3%、第三代1%、第四代 0.25%。用此激励模式鼓励会员不断发展更多的人“入局”。

  起底 MMM 平台谜团,或涉嫌金融传销

  通过李乐的介绍,本报记者以投资人的身份进入到一个近 200 人的 MMM 会员微信群,群主即是该会员团队的“上线”、自称 MMM 中国区二期经理。据她透露,这样的会员群还有很多,“中国区会员已经有 220 万人了,很有前途”。

  微信群中几乎每天都有新成员加入,而加入的条件则是在“上线”的介绍下完成 MMM 会员注册、投资。群里话题多是群主鼓励成员要努力发展 MMM,以及解答会员在交易过程中的各种疑问。

  在连续几日的微信群消息记录中,有一条值得玩味。群主在鼓励大家发展 MMM 队伍时,另外一位会员说道:“现在视频没有奖金了,平台宣传低调运作了。”此前,会员在完成投资后,如果在网站上录制视频分享,还可在下一次投资中获得额外的奖励。因而,MMM 网站上有许多注明为“来自 XXX (地点)的会员分享”,以此吸引更多的人参与。

  除视频分享获奖外,会员在网站上发表“幸福信”(分享投资经历的文章)也能获得额外奖励,并在微信群中提供多个模板,会员只需填上姓名和投资收益的金额即可。

  在群主的指导下,本报记者仅提供邮箱和手机号码便完成了匿名会员注册,并将“推荐人”与“领导人”设定为该群主的信息,成为她的“下线”。经过调查,MMM 平台的网站、操作流程、交易模式等方面均存在大量疑团。

  疑团之一,这种模式是否真的能使资金不通过实体投资创造价值,就能凭空赚钱?从本报记者获取的 MMM 宣传资料来看,幕后布局者毫不避讳地描述,30% 的月息来源便是新入局投资者的本金,并称只要玩家有诚信,就能循环往复地一直运营下去。

  有业内人士认为,该模式采用借新还旧的金融模式类似于金字塔骗局,不但没有实际的投资标的,还以“互相帮助”的名义加以掩饰。

  零壹财经研究总监李耀东对此模式存在的风险分析认为:“开展这类活动,组织者必然有利可图,MMM 组织者牟利的最大可能性是假冒他人名义,或篡改数据系统,只提款不交钱。”

  疑团之二,此类平台设置“管理奖”,鼓励成员发展会员,并以发展会员的投资额度为“领导人”计酬的模式,或涉嫌违反《禁止传销条例》,其中第七条规定中对传销行为的定义为:“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牟取非法利益;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

  北京知名律师事务所一位高级律师称,如果以上述模式牟取非法利益则涉嫌传销。同时,如果投资人的投资款不能回款、兑付时,要保留证据证明向有管辖权的经侦大队报案。

  疑团之三,MMM 平台的网站域名变化莫测。目前,有多个网址均号称“MMM 金融互助社区”,而这些同名网站首页所采用的元素和页面布局趋同,都包括一张名为谢尔盖·马夫罗季的照片、每月 30% 收益的宣传、模板化的 MMM 金融互助社区简介等。

  这些同名网站都宣称自己才是真正的 MMM 中国网站,而别家都是“仿盘”。上述 MMM 会员群群主称,只有她们的网站才是“国际认可”的。随后,她提供了 10 个注册网址以及 5 个登录网址,“服务器是在不断升级的,所以网址是会经常变的,而且我们是国际平台,肯定需要一些备用的网址,其他平台的网址那么长,一看就不对”。她还强调说:“不要去网上看其他的,就用我给你的网站注册,如果要看资料就看我发给你的,和我 QQ 空间里的。现在有很多‘仿盘’,去投资的话不安全。”

  据工信部 ICP/IP 信息备案管理系统显示,她所提供的网址均没有备案记录。一名 IT 从业人士对这些网站域名进行查询和甄别后,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这里面有一个二级域名,其他都是三级域名,挂靠在国外服务器,不备案也可以访问。如果要做一个这样的假网站进行诈骗,成本很低。”

  谜一样的金字塔顶端

  在 MMM 互助金融社区的财富幻梦中,参与者认为,俄罗斯的谢尔盖·马夫罗季便是“伟大的”MMM 模式缔造者。那么,谢尔盖·马夫罗季又是谁呢?

  事实上,马夫罗季在金融领域的履历并不光鲜。1994 年,马夫罗季曾一手制造了轰动世界的 MMM 公司运用金字塔骗局进行投资欺诈事件。本报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当年中国官方媒体对此案也有关注,新华社《经济世界》1994 年第 10 期曾刊文《MMM 金融丑案震惊全世界》,《瞭望新闻周刊》1994 年 35 期亦刊文报道《轰动俄罗斯的 MMM 公司股票案》。时至今日,当年 MMM 公司案件仍被认为是金字塔骗局的一个典型案例在学术界讨论。

  眼下,披上互联网马甲的 MMM 金融互助社区与当年 MMM 公司股票案手法如出一辙。但截至目前,尚无确实证据证明两者存在直接联系。那如今的 MMM 金融互助社区究竟是马夫罗季重操旧业进入中国,还是另有他人巧借其名号行金融诈骗之实呢?

  虽然暂难洞晓幕后操纵者是何许人,但其操作路径却已有所显露。由于其模式需要以高息吸引更多的人参与其中,除了奖励会员发展“下线”的路径外,在网络新媒体的推广上也不留余力。在多家搜索引擎搜索“MMM”的结果中,出现了多条含有“推广”字样的链接。此外,在不少网络媒体上,也不乏 MMM 金融互助社区、摩根币、百川币的宣传软文。那么,是谁在花钱推广?

  事实上,关于 MMM 社区火爆的影响不仅仅在国内体现,11 月 5 日,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随着一些中国投资者热炒 MMM 社区金融,比特币价格在 4 日飙升至一年多以来的最高点。该文表示,“该平台具备了传销的特征”。

  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调查发现,MMM 社区金融平台与比特币的联系在于,投资者可选择人民币或比特币两种货币支付。不过,尚无直接证据说明 MMM 社区金融平台在中国的火爆现象与比特币炒家有关。

  摩根大通否认与摩根币有联系

  “1000 元投资一台摩根币云矿机,每月分红 300 元。”与 MMM 互助金融社区的模式稍显不同,摩根币、百川币等虚拟货币投资则是套用了“升级版比特币”的概念,但其模式却疑似庞氏骗局。摩根币的组织者自称是摩根大通发行的虚拟货币投资产品,利用后者的信用背书,在各大网络平台以超高收益大肆宣传,吸引了众多的财富追梦者。

  不过,两者存在关系的说法遭到摩根大通的否认。摩根大通官网首页发布关于“摩根币”的声明称:一些网站、微博以及微信平台正在推广销售摩根币(JPM Coin)。这些网站、微博和微信平台均与摩根大通及其集团公司无关。摩根大通及其在华或全球的任何关联机构均未发售该名为“摩根币(JPM Coin)”的产品。摩根大通并未授权任何此类或其它类似的虚拟货币,也未授权以任何方式提及 JP Morgan、摩根大通,摩根等。

  百川币与摩根币一样自称是虚拟货币投资,但已有地方警方公开宣布,百川币是传销。9 月 23 日,新疆新源县公安局经侦大队(下称“新疆新源经侦”)官方微博发布:“我们经侦大队郑重发布:百川币是传销,宣传的天花乱坠,最终结果是金币取不出来,转换成钱就跑路了。”

  新疆新源经侦官微对本报记者表示:“新疆博乐市有格拉斯贝格(增值理财计划)传销案件已被查处,和百川币模式一模一样,只是金额从 1500 元变成了 800 元。我们这里有发生百川币传销行为,我们就发布了这个微博并要求辖区派出所做了预防宣传。”

  不过,无论是官方机构的声明还是地方警方的呼吁似乎都很难让投资者对财富的追逐冷静下来,在新疆新源经侦的微博发布后,甚至有人留言表示,是警方在恶意抹黑百川币。9 月 27 日,新疆新源经侦官微无奈再次发声:“醒醒吧,那虚拟币在玩,利润哪里来?每个人都玩成了百万富翁,后台利润是不是富可敌国了,你们让我怀疑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而在 MMM 互助金融社区会员群中,也出现了一篇文章《关于负面的看法,敬告 MMM 会员!》,其中提到,“请大家不要听信谣言,要相信 MMM 平台,这是一个诚信互助的平台,大家只要每个人都遵守平台制度,按规则办事,我们的平台会长久不衰,永远的运行下去”,“不要受任何负面的消息和负面的人的影响。否则,你不可能赚到你想要赚到的那么多的钱”。

  金融骗局频现,呼吁监管

  近年来,中国储蓄率持续位于世界第一,这也意味着巨大的金融需求尚未得到服务和释放。随着互联网金融概念的兴起,居民借助互联网平台理财的观念得以普及。但趁势而来的,还有类似上述一系列疑似诈骗的平台和部分因经营不善倒闭的互联网金融平台。

  7 月 18 日,央行等十部委公布了《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被业界视为互联网金融监管的纲领性文件。意见定调,“互联网金融本质仍属于金融,没有改变金融风险隐蔽性、传染性、广泛性和突发性的特点。”并确立了监管应遵循依法监管、适度监管、分类监管、协同监管、创新监管的原则。

  那么,当类似风险事件频频出现时,该由谁来监管?上述北京律师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银监会及各地银监局、工商管理部门等有关部门均是监管机构。在此类事件中,如果行为人存在违法行为,监管机构是可以依法行使监管职能的。”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就上述平台的相关监管、维权问题向央行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局、银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进行了询问。截至本报记者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亦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框架仍是分类监管。虚拟货币的监管可能主要是央行,而网络借贷的监管则由银监会牵头。但这类平台的模式比较复杂,多方面均有涉及,因此在监管方面或还需要多方协调。

  上述业内人士还总结道,目前监管需要加快完善的主要有两点:一是由各监管部门推出具有系统约束性的《理财产品分级分类管理办法》、《理财产品信息披露准则》、《理财产品合同规范》等相关文件,为市场的规范发展提供法律制度保障。二是由监管部门牵头建立完善理财产品数据统计制度,动态掌握各类理财产品的信息,并及时发现、处置问题。

  事实上,监管这类平台的相关法律法规虽不完善,但已有依据。例如,央行等十部委公布的意见中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开设网站从事互联网金融业务的,除应按规定履行相关金融监管程序外,还应依法向电信主管部门履行网站备案手续,否则不得开展互联网金融业务。”但 MMM 平台既未履行金融监管程序,也无网站备案。

  此外,意见中还规定:“从业机构应当对客户进行充分的信息披露,及时向投资者公布其经营活动和财务状况的相关信息,以便投资者充分了解从业机构运作状况,促使从业机构稳健经营和控制风险。从业机构应当向各参与方详细说明交易模式、参与方的权利和义务,并进行充分的风险提示。”而 MMM 平台并未按规定披露信息,也未向投资者提示风险。

  在 MMM 互助金融社区中,可用比特币参与投资亦违反了相关规定。据央行等五部委于 2013 年发布的《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要求各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不得以比特币为产品或服务定价。不得直接或间接为客户提供其他与比特币相关的服务,包括:为客户提供比特币登记、交易、清算、结算等服务;接受比特币或以比特币作为支付结算工具;开展比特币与人民币及外币的兑换服务等。

  李耀东亦表示:“对于上述这类平台,从监管的角度来说,需要提示风险,要求执行实名登记制度,定期向金融管理部门报送数据。而对于纯粹的骗局平台,要求报备交易数据会对他们影响较大,这让背后的组织者感到无利可图,或欺骗成本很高。”


更多精彩:
牌技教学 http://www.ztxx.org/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
TOP